十九澜孩

如同在阳光下,逐渐消失了你我

【獒龙】看见

那场婚礼

我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你们,我想说别人看不见的故事。也许我说的故事不是很动听,但他们的故事真的很感动。

我从小于加拿大长大,算得上是一名外籍华人吧。我的母亲是加拿大人,父亲是中国人。我从小就接受着和国人不同的教育。

大学毕业后,父亲建议我回国发展,见识见识祖国的样子。我当然是同意了也很兴奋,我不知道我的祖国是什么样子。

我在一家电视台做新闻工作,国内与国外不同,起初我也不能太适应。也许可能是新鲜,大家都对我还挺热心的。他们会告诉我应该怎么做,如何做好。

起初我被安排做一个户外采访,满大街的来回跑,有时候幸运便可以在户内采访。给我印象最深的便是那次采访国家乒乓球一队的时候。我在加拿大长大,但是对于乒乓球还是有很多了解的,没什么原因,我爸爱看,之后我也爱看了。2012年奥运,我喜欢上了国家乒乓球队这个团体,也喜欢上了张继科。

从此我成了他的球迷。

那次采访,我看见了他,他的手搭在马龙的肩上,两人有说有笑的。外界说他们俩是双子星,当然,他们俩十五年了,相识超过了半生。他们互相见证彼此成长,一起拼搏,一起奋斗。说是双子星,再好不过了。采访的时候他俩有说有笑的。马龙时不时还会怼上一两句,张继科也就轻轻拍拍马龙的背,眯着眼笑。

采访结束后,我鼓起勇气要了一张签名,当做宝贝般的珍藏。

我在电视台的工作还算稳当,就这时,父亲嫌我老大不小的,应该嫁人了。说是联系好了相亲对象让我去相亲。我纵使很不情愿也不能毁约,丢父亲面子。我想着,当面拒绝好了。

周一下午四点四十五,是约定的时间。我提前十分钟坐在咖啡馆,等着对方的到来。我远远的看见男人下了车,走向咖啡馆坐到我面前,他问是不是我。我懵了,我的相亲对象是我的偶像,张继科。

我不想拒绝,我答应了一声,和他聊了起来。张继科谈明白了,他告诉我也是被父母逼着来的,他告诉我,他心里已经有人了,那个人便是马龙。可是他等不下去了,他告诉我,如果真的准备和他结婚,他会尽量做一个好丈夫,可是,如果是爱人,他做不到。

对于他喜欢马龙我并没有感到惊讶,我采访过他们,张继科对马龙的情意我能看出来,可是和张继科结婚这个诱惑实在是太大了,我脑子里仅存的一丝理智也彻底消失了。我说,结婚吧,我可以等你。

就这样,我们仅仅见了两次面便决定要结婚了。

说实话我对于马龙这个人并不觉得陌生,很多原因是因为父亲吧,父亲最喜欢的球员不必说,就是马龙。他总是称马龙为“龙少爷”。

“我们龙少爷球风好自然不用多说,而且他这人啊有灵气,踏实肯干,而且啊很乖啊。”

“可是张继科说他不乖啊。”

“哪儿不乖?我看着就乖,反正我觉得挺乖。”

每每这时,我和父亲总会笑起来,父亲笑的和小孩子一样,这个话题总是会让他很开心。

那天张继科陪我去看婚纱,他穿着一身西服,他是王子,我想,可是我不是他的公主。我选了很长时间的婚纱,中意了一件,我不敢说自己长得是有多美,可是我从小到大追求者也不少。

店员们还在那里使劲的夸我们俩般配,我看着他掏出手机打开了微信翻着马龙的朋友圈,他笑了。我知道他那一刻的笑容参着一丝微苦,但却是甜的。我知道他想马龙了,可是,事情已经到了这般地步,他和马龙不可能在一起的,如果可以,也不会有我参与了。我尽量安慰自己不要去想。

我也很想成全他们,可是我做不到,因为我喜欢张继科啊。我相信日久生情这一说,我告诉自己我能等。

张继科陪了我很多天,我们像是热恋中的小情侣一样,可是我知道我们不是,无论如何,张继科第一句话总是关于马龙的。他很想马龙了吧。他和我抱怨说马龙都没有主动找过他,他说自己单相思是多么可笑。

第二天他去队伍里发请帖了,我没有跟着他,但我知道应该发生了什么。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哭,他翻着手机里面俩人的合照,按下删除键又手抖着点了取消。

晚上我和他在商量关于婚礼的步骤,他说马龙是他心里一个结,他幻想了许多次和马龙一起走向婚礼殿堂的模样,他知道这不可能,可是他就是想啊。

我想他只是没有发现,他一直以为他是单相思,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。我想很多人都应该发现马龙其实早就也爱上了他。

张继科默默地拿起手机,整个人都僵了起来,接了个电话,说他有急事要先走了。我目送着他的车缓缓离开我的视线。

第二天我再见到他已然是另一副模样 整个人像是垮了,精神很不好。我没有问他,我知道肯定有关于马龙。马龙已经渗透了他的命,可是有些东西,你总是渴望得到,结果却总是差强人意。

“我不奢求他能喜欢我,我只希望,他的心里有我,哪怕只是一个很不起眼的位置。”

张继科经常爱念叨马龙,他知道马龙的所有小毛病,每次念叨完总不忘说一句,没了我可怎么办,然后又苦笑着。我不知道他在笑什么,或许是笑马龙的脑袋为什么那么不开窍,又或者是在笑自己这段所谓的“愚蠢”的感情。

张继科有一个很珍藏的手机,那天我无意中看到他落下来的手机,锁屏背景是他和马龙的合照,果然没多久,他就跑回来慌慌张张的拿走了手机。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秘密,我想我大概能知道些。

婚礼那天,张继科牵着我的手指坐上车。挽着我的胳膊,我们在众人的注视下走近教堂。我看到张继科的眼神飘向最里头的马龙。马龙今天穿的很正式,如果我不是新娘我还真不知道结婚的是谁。

当神父问到有没有人反对的时候,马龙站了起来,他在祝福张继科。可只有我和马龙知道,那并不是祝福。

我愿意。可是你不愿意。

张继科的回答果真如我所料。他毁婚了,我猜到了,我真的替他高兴,他终于认清了自己的心,他终于有勇气告诉马龙,他爱马龙。

婚礼前两日我去找马龙了,不是以记者的身份,而是以张继科的未婚妻的身份。我告诉马龙,张继科爱的是他。我还记得马龙当时的表情,不是惊讶而更多的是惶恐。我知道他害怕了,因为还有两天,他就彻彻底底的失去了张继科。失去了,挽回不了了,他们彻底不可能了。

手机铃声这时响了起来,张继科打的。

马龙草草的回了一句“我会准时到的。”

马龙太怕失去了,我想。马龙也后悔了,我知道。他后悔刚刚那么敷衍,因为,他们从此之后不会再是同路人。

“马龙,我可以成全你们。”

马龙望着我眼神里似乎有了光,他告诉我,不用。这是他最后一丝倔强。

“两天后,当神父问有没有反对的时候,你站起来,你要记住,你不反对,你只是祝福我们。真心的祝福。你如果相信我,你就这么做吧。张继科忍不住的,他的性子还是比较燥。”

我知道马龙都懂应该怎么做,可是,爱情会使人盲目,一步走错,步步皆错。

不出我所料,成功了。

“这是一场婚礼,不过只是一个求婚现场。”我轻声嘀咕着。

我爱你,张继科。因为我爱你,所以我不愿看到你流泪,不愿看到你生活的如此艰辛,和一个你不爱的人在一起,注定会是一场失败的婚姻。道理我们都懂,只是我们都不愿意去相信真理。有些事我们总以为自己能处理好,可是,那种就只是我们的自圆其说。如果你们两情相悦而终不能在一起,那么这个罪人是我,我不愿意做那个罪人。

我不愿做那个罪人,我更想做一个摆渡人。我渡船,满载着的是给你们的礼物。

你们谁也没有那个勇气说出口,那我帮你们,有些东西,你不说,别人永远都不会知道。

张继科,我在你的生命中也许只是一个不速之客,但是如果没有我,我不敢保证你要等什么时候才能说出口。

之后的第二年,我结婚了,我遇到了一个真正爱我的男人,很巧的是,我也对他有好感。又过了一年,我和他有了孩子,我给孩子取名龙玖。

张继科和马龙出现在了龙玖的满月酒上,两人笑的还是那般甜蜜,我想起了当初我刚刚采访他们的时候。也许这就是是陪伴,这就是默契。他们在彼此的生命里早已扎根,早已经不开了。我去和他们打招呼,他们递给我请帖,让我带上家人一起去参加他们的婚礼。

我问他们为什么到现在才结婚,张继科笑着说要把之前的补回来。从恋爱过渡到婚礼,直到长相厮守。马龙在他旁边也笑着。

龙玖他爸没去,毕竟还有工作,我带着龙玖去参加他俩的婚礼。婚礼比较简单,没有邀请多少人,没有媒体没有外人。我看着他俩,真好。这样的张继科,我很少见。我总以为自己很了解张继科,我以为张继科从骨子里就很傲,可是我错了。那不是傲,是另一种柔。

有人曾经问过我后不后悔,我当然不后悔,有时候放手往往是最好的抉择。

很多人看见的和我看见的并不一样。我经历过,我懂,我看见他们并肩而立。一步一步相互扶持。从感情的青涩无知到相知相爱。

我看见了最好的他们。

评论 ( 8 )
热度 ( 107 )

© 十九澜孩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