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九澜孩

如同在阳光下,逐渐消失了你我

【獒龙】婚礼

一发完。





张继科开始筹备他的婚礼了。

他请了两个月的假,跑遍了整个帝都,物色了大大小小的酒店、教堂。他联系好了神父,沟通交流了细节。他让朋友包办好了照相、摄像、化妆以及车辆等一系列工作,这才安心下来。

他和他的新娘来到了婚纱店选婚纱,他知道婚纱对于女人们来说是一生中最爱的服装,婚纱是象征着爱情的,它的意义并不只在于它的美。可是,他哪来的爱情呢。

张继科喜欢的并不是他的新娘。他喜欢的是他的好兄弟马龙。

他与马龙相识超过半生,马龙对于他来说早已不是兄弟,更是爱人,是他一生最爱的人。他知道自己的感情已经跨界了,但他只想和他厮守到白头,可是他终究等不到他。

他知道马龙一直把自己当做好兄弟,所以他不敢告诉马龙。在爱情面前他是懦弱的,宁可远观也不愿失去。在他的梦里马龙是自己的,他不想让这个梦破碎,不想就这样连兄弟都做不成。

新娘穿上了婚纱,走到了他的身边。在旁人眼里他们是多么般配,郎才女貌。他听着店员的夸奖,心却是早已飘到了九霄云外,飘到了还在训练的马龙身上。

马龙打了一个喷嚏,秦指总说他最近训练心神不宁的。他知道原因,还不是因为继科儿,请了两个月的假也不和自己讲一声。心里又开始生张继科的气。

张继科打开微信,马龙已经十几天没找他了,他知道以马龙那个小脾气指不定又在那里生自己的气了,他笑了笑,嘴角勾出了一个漂亮的弧度,什么时候他的小龙崽才能长大啊,他心想着,不,从来就不是他的。

新娘看出来他是在苦笑,她也不恼,她知道他的心,可有什么用呢,他们终究不能在一起,她对这场婚姻也没有抱太大希望。她爱他,可是他不爱她。她相信日久生情,所以在这桩婚事刚刚有些萌芽的时候,她就没有遏制萌芽的生长。

萌芽经历过风雨,在岁月的流逝中,终有一天会开花的不是吗。

“就这套吧,我看挺好的。”

“哦......好......”他的思绪被拉了回来,眼前的人的确很美,如果是旁人看了一定会心动吧。

他笑了笑,“很漂亮。”

“谢谢。”她知道那是礼仪性的微笑,可她还是心动了,眼前的男人在她眼里一直是一个完美的存在,这个微笑又怎能不令她心动。

假期余下的日子他一直陪着她,陪她逛街吃东西看电影。外人眼里他们是秀恩爱的情侣,只有他们自己知道,并不是。

马龙似乎已经充斥了他的世界,她想。他们一起逛街,他会说,你看,这件衣服马龙也有一件。他们一起吃东西,他会说,以前我和龙天天来,龙最爱吃这个了。他们一起看电影,他会说,每次我陪马龙看电影,他都要我无时无刻的陪着,别看他人高马大的,其实啊,他怕黑呢。他每次说完她都能听到他的哽咽。

她喜欢张继科,在很久以前,她第一次看他打球的时候。她是他的球迷,她其实也陪伴了他很久可他会知道吗?她不知道答案。

她知道他爱他的球迷们,然而这种爱并不会上升到爱情。她笑了,她笑自己很傻。可这是她唯一的机会啊。

张继科的伴郎是许昕和方博,距离婚礼的时间还有两周。张继科回队里发请帖。他的保密工作做的很好,队里几乎是一片惊讶,包括马龙。他在马龙的脸上捕捉到了想要的情绪变化,但他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。

“这事儿我是不是最后一个知道的?”马龙对他笑了。

“应该是吧。”

“我们还是好兄弟吗?”

“啊……”

“请婚假也不和我说,伴郎你也不请我。”

他隐约听到了一丝颤音,那又怎么样,他终究是失去他了,即使不曾拥有过。

“记得到时候准时参加。”

“我尽量抽时间。”

他笑了,直到马龙消失在他的视线里。

“如果你是我的伴郎,我怕我会舍不得你。”

马龙约了许昕、方博喝酒。

“什么?龙哥,你确定科哥今天才告诉你?”

“是啊,呵,去他妈的兄弟,什么也不告诉我。来来来,我和你们说,今晚咱不醉不归。”

“师兄我陪你一起,干杯!”

马龙和许昕都喝的烂醉,方博却是没怎么喝。

“方博你……你别拦着我,我……我……我还能喝。”

方博无奈,只能把马龙手中的酒杯拿掉。他拿起手机拨打了张继科的手机,对方却一直在通话中。

张继科挂掉电话后才发现方博打了十几个电话,他回拨了回去。

“啊!科哥,你终于接电话了!”

“怎么了这是,大半夜的。”

“龙哥和瞎子喝醉了,我……”

“你在那等我,我马上就到。”

他匆匆披上外套就往外赶。

“怎么了这是,喝这么多酒,方博你也不劝劝。”

“我哪能劝动啊,龙哥今天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,一股劲的喝酒,瞎子也是,一直陪着他喝。”

“科哥,那龙哥就麻烦你了啊。”

“好。”

张继科把马龙抱上车,给他系好了安全带。

“喝着多回去又得挨骂了吧。”他望着马龙,那双含情脉脉的桃花眼,终于是有了神。如果我能一直这样望着你该多好。

张继科把马龙带回了家,准确的来说是他的婚房。他抱着马龙,马龙就这么安静躺在他的怀里。后来马龙好像是哭了,他用拳头锤着他的背部。

“为什么要结婚?”马龙的眼眶已经是完全红了。“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

“我......”

“我们还是兄弟吗?”

张继科没有回答,在我的心里,你早已经不是了啊。

马龙还在发酒疯,张继科也任他胡闹,这不是他第一次看着马龙耍酒疯了。但也许是最后一次吧。

马龙还是和以前一样,闹着闹着也就睡着了。他抚这马龙的脸,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个轻轻的吻。

距离婚礼还有一周了。

张继科与神父再次确认了婚礼的流程,和婚礼工作人员确定了关于结婚当天的注意事项。新娘和她的姐妹们去做皮肤护理了。他们只是互相道了招呼,就没有再联络了。后来,他们去机场接了彼此的父母。老人家们笑的合不拢嘴。他也跟着笑。

张继科又想起了马龙,马龙每次笑都像个孩子似的,可爱的令人想犯罪。他看着他笑,他也笑,因为我的眼里只有你,你能牵动我的一喜一怒。

时间就是这么快,在你最不想让它走的时候,它却偏是要跑。你却不能追赶它。

礼婚前两日。

张继科确认了到人员的名单。直到他拨通了马龙的电话。

“喂?龙。”

“我会准时到的。”

“嘟...嘟...嘟...”电话就这么给掐了。

这是那天之后张继科第一次听到马龙的声音。

那天他醒来之后就不见马龙的踪影,他给马龙发了微信,马龙没有回。他没有勇气去拨通那个号码,他还是通过方博才知道马龙已经安全的回去了。

他又笑了,窗外起风了,风吹起一地灰尘,却吹不动树。他用衣袖抹了抹眼泪。你在我的世界里早已根深蒂固,那阵风也无法吹走。

他确认完了名单和他的新娘去了教堂,把准备好的花篮送了过去,表达对圣母的敬意。

还有两天,他就结婚了,他和他也注定一辈子是兄弟了吧。

婚礼前一天。
他再次确认好了所有注意事项。躺在床上,翻着手机,手还悬在屏幕前马龙的头像上。

算了吧。

婚礼当天。
花车已经是准备好了的,张继科打开了车门,回头望了望那栋房子。他到达了新娘家,新娘也已是梳妆完毕了。他伸手牵着新娘的手指,两人坐上车,前往教堂。

教堂里已经坐了很多人了,张继科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角落的马龙。马龙今天穿的是一套标准的西装,头上喷了些发胶,头发被他梳到脑后,脸部轮廓更加突出了,马龙天生皮肤白,可不知怎么在光的照耀下却略显苍白。

谁能想到他以前是那么可爱。

张继科挽着他的新娘在众人的注视下一步一步走上舞台。

神父面对新婚人和祝贺者,新娘在他的右侧,新郎在左侧.。

“婚礼仪式现在开始,”神父说着“主啊,我们来到你的面前,目睹祝福这对进入神圣婚姻殿堂的男女。照主旨意,二人合为一体,恭行婚礼终身偕老,地久天长; 从此共喜走天路,互爱,互助,互教,互信;天父赐福盈门;使夫妇均沾洪恩;圣灵感化;敬爱救主;一生一世主前颂扬。 ”

“现场有人反对吗!如果没有那么接下来——”

“我——我有话要说。”男人缓缓站起,面容冷清。

“请说。”

“我并不是反对,继科儿,我只希望你能幸福。”马龙笑了,笑的很开心却又心酸。

继科儿你终于找到属于你的她了,而我却还在苦苦追寻,我也累了,终于解脱了。

马龙又笑了。

神父对新娘说:xx,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?无论疾病还是健康,或任何其他理由,都爱他,照顾他,尊重他,接纳他,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?

新娘看着张继科笑道“我愿意”

神父又问新郎:张继科,你是否愿意这个女人成为你的妻子与她缔结婚约?无论疾病还是健康,或任何其他理由,都爱她,照顾她,尊重她,接纳她,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?

张继科看向角落的马龙笑着“我......愿意——”





50年后。

在A小区的附近公园长椅上两个老人并肩靠着。

风吹落了树叶,吹起了地上的尘埃。他们也就坐着看着,看着夕阳缓缓落下。

“冷不冷昂,披上,都入秋了。免得感冒”

“嘿,不冷,我身体好着呢,哈哈哈。”

“继科儿,你后悔吗,你当初做的那个决定吗?”

“后悔?后悔什么,我要是后悔能陪你到现在,龙啊,能和你在一起无论做什么我都不后悔。”

“昂,你也不知道当初你那傻样。我都准备放弃了。”

“都多大年纪了还撒娇,你当你还三岁呢啊,我要不那样,你现在指不定在哪哭呢。”

“我哭?哼张继科,要我说我就是瞎了眼才喜欢上你的。”

“好啦好啦,今晚回去给你做你爱吃的。别气了别气了。”

“搞的你哪天不给我做我喜欢吃的一样。”

两位老人相视一笑,挽着彼此的胳膊互相搀扶着回家了。

他们没有属于自己的儿女,却活的比任何人都幸福。他们知道珍惜彼此,彼此之间完全信任。他们在一起,很开心,彼此就是人生中最好的礼物了吧。



“我愿意,可是她不是那个人,她不是我心中的另一半,我喜欢马龙,不,我爱马龙,马龙我今天就要当着所有人的面告诉你,我爱的人一直是你。”

“对不起。”

“马龙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。”

现场一片冷清,来宾们都傻了,傻了。

“这不是一场闹剧,只是一场别出生面的婚礼。张继科我果然没有看错你,我知道你一直爱的都不是我,可是你也一直不敢说出来,今天我替你感到高兴。我的神,祝你幸福。”新娘几乎是哭着说出来的,但是她却笑了。

“我可以抱抱你吗,就这一次,让我好好的抱抱你吧。”

两人在舞台中央相拥。

“谢谢你,张继科,我会找到一个比你更好的,记得到时候你们俩一个都不准缺席哦。”新娘把马龙拉上了台。

“马龙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,我们一辈子一起走。”

“平常看你挺能写诗的,现在这么重要的场合,讲的什么东西啊。我今天要是不答应呢。”

“不答应也得答应。”

张继科给马龙带上了戒指,手放在他的后脑勺,慢慢贴近马龙的脸,吻了上去。


END







声明
关于婚礼流程细节,以及神父的话均来自于百度
若有bug别太在意,毕竟我不懂。

评论 ( 24 )
热度 ( 188 )

© 十九澜孩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