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九澜孩

如同在阳光下,逐渐消失了你我

三重梦境

改编自 @烈酒清茶 阿寺老师的真实经历(bushi)

感觉是篇阅读理解

1

马龙有个老公,他叫张继科。两人从小便是竹马,从相识相恋走到相知相守。你要问马龙,谁也没张继科知晓的那么清楚。用张继科的话来说,马龙就是他的一生。


十八岁的天空,是湛蓝色的。少年们会离家,走向一个新的世界。那时候的马龙和张继科也怀有一颗对未来憧憬的心。两人在大排档计划着未来如何如何。


“继科儿!我知道了,我们第一步是......发大财!”马龙刚喝了一杯酒整个人都有些不对劲了。


张继科扶着马龙,敲了敲马龙的头“傻瓜,哪来那么多钱白白给你啊。”


吃完饭张继科搂着马龙在大街上左摇右摆的走着。马龙突然指着前面的物美商场,



“继科儿~我想到了,我们去刮彩票吧!这样肯定能发大财,嘿嘿.......”


张继科看着马龙,愣被他逗笑了,便依着他,还一边像是哄着一样的说着“好啊好啊,都听龙龙的。”


马龙从张继科的钱包里掏出来100块钱,对老板笑到“老板来100块钱彩票!”


马龙一张一张地慢慢刮着,可越刮越气,除了“谢谢惠顾”,啥也没看到。拿着最后一张彩票,马龙气鼓鼓地看着张继科,“继科儿你吹一吹肯定就能中奖!”


张继科的眼睛笑得弯起来,扬起的眼尾像极了蝴蝶震颤的翅膀。他凑上前去握住马龙的手,垂下眼睫,依着马龙朝彩票上吹了一口。


“哇!继科儿!我们中奖了!十块!嘿嘿。”

“哇!龙崽真棒。”


马龙吸吸吸吸地笑,捂住了自己的耳朵。谁的心跳声那么响呀,吵死了。


张继科向马龙表白的时候还是白白嫩嫩的一只奶狗,攥着衣角支支吾吾半天愣是一句话也说不出。别看张继科181的大高个,害羞起来那也是很少女的。然而这几年张继科沉迷美黑,效果显著,马龙差点没察觉他脸红了。


每次想到这里马龙总是乐呵呵的,然后用手捏一捏张继科的脸。经过多年的被调戏,张继科早就学会了得寸进尺。(具体做什么,拉窗拉窗。)


在一起的事情当然有巨大的压力,不仅仅是父母,甚至身边的一些朋友看人的眼神也变了不少。马龙也想过要放手,但是一直不敢向张继科说起。

那段时间两个人都过得很压抑。各自被各自繁重的工作任务压得喘不过气,回到家已经一身疲惫。二人又因为亲人的施压精疲力竭,彼此之间话越来越少,时刻都在崩溃边缘。


马龙感觉自己要撑不下去了。月底的时候张继科约马龙吃饭,马龙想着正好借这个时机提分手。约定的时间到了,张继科却迟迟没有出现。马龙打电话给张继科,张继科让他先点菜,自己手头出现了一些比较棘手的工作。


菜都上完了,张继科还没有到。马龙正准备给他打电话,饭店的灯灭了。周围的客人瞬间沸腾了,马龙开始害怕了起来。


张继科知道,马龙怕黑。马龙看着手机里张继科的照片,突然意识到自己此刻有多么慌张。没有张继科,他还怎么过日子?他多么庆幸张继科没有早一些出现,多么庆幸那些话没有说出口。


定了神的马龙才发现周围还是有些微微亮的。再然后,张继科出现了。灯光慢慢的恢复到之前的亮度。眼前的男人捧着一束玫瑰,单膝跪地,最中间的玫瑰花上,有一枚钻戒。


“马龙,你愿意嫁给我吗?”

周围看明真相的吃饭群众也凑了凑热闹,“在一起在一起……”

马龙点了点头,哭了。

张继科站起来,把他搂进怀里。

马龙紧紧抱着他,把脑袋搁在他的肩窝里,闭上双眼。

一滴泪如流星滑落。


2


一觉醒来,枕边的人伸手将他圈入怀里。马龙闭着双眼没有多想。

他依稀的记得,前天自己好像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一个人跑去酒吧喝酒。

酒保给自己调了杯酒,“三重梦境”。他尝试的喝了下,最底下一层是葡萄酒,紫色,甜的。中间一层是伏特加,白色,辣的。上面一层是红酒,红色,淡的。

他记得酒保有一双好看的桃花眼,那双桃花眼像极了张继科。

他记得酒保有一身健康的肤色,那颜色也像极了张继科。

他记得酒保的声音比较低,就像是张继科的那种低音炮。

他记得酒保好像介绍过自己,叫......张继科??

心头忽然微微一颤,像是失去了什么宝贝似的。

马龙起身,这才发现原来枕边那人并不是张继科。而张继科只是自己人生中的一位过客。自己一个大男人,活了30年,倒是头一回做了春梦。

究竟还是梦吗?却还是有些真实。像是喝了烈酒后,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。虚拟与现实都好像不重要了。

有些话想说出口,却又不知道如何提起。

迷迷糊糊的,马龙又睡着了。

3

再次醒来的时候,马龙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。

马龙第一眼看到的是樊振东小朋友,小胖子坐在床边,头倚着墙就睡着了。马龙下意识的瞟了瞟旁边的病床,上面躺着的正是许昕。他这才想起来大前天喝酒喝的有点晕,打了电话叫许昕来接自己。

样子很明显,途中应该是除了车祸。

这时樊振东揉了揉双眼,马龙以为他要睡醒了,像是做了贼心虚了似的,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。谁知小胖子吧唧吧唧了嘴又睡着了。

马龙心想樊振东可能又饿了吧,不禁笑了笑。这一幕被进来查房的护士看的一清二楚。护士笑着望了望马龙,示意他别动,就转身去找了大夫。

马龙就这么的看着房间里进来了一个医生。

“张大夫 ,就是这位病人。”护士将医生带到床前。

樊振东听到声音也醒了过来,看到病床上已经苏醒的马龙,也不知道有多开心。

医生比了个手势,让樊振东别出声。

马龙端详着眼前的医生,即使带着口罩却还是能看到,那双好看的桃花眼。

马龙看着樊振东笑了笑“小樊,你先出去一下,我有话想和张大夫单独聊聊。”

樊振东很配合的乖乖走了出去。

马龙有一块像是被海浪冲刷的石头,一直悬在半空。

“医生,我师弟他的情况怎么样?”

“他伤的比你稍微严重一些,但总的来说应该是没什么大碍了。”

“医生您贵姓?”

“张。”

“哦好的,张大夫,我现在能葡萄酒吗?”

张继科手中的笔滑落,却如同一根针扎进了心里。

张继科弯下身子,拾起了笔,咳嗽了一声。

“您现在这样我们是不建议您喝酒的。”

“那您的意思是我可以喝了对吗?”

“可以吧。”

张继科走出了病房,拍了拍刚买完早点在房门外等待的樊振东,“我还有些事情要做,如果病人有什么状况记得按铃。最好让他先休息一下吧。”

4

梦醒了。

还是在熟悉医院里,周围是熟悉的人。

樊振东还是倚着墙睡着了,旁边的病床上躺着的也还是许昕。樊振东还是会吧唧嘴,自己还是会忍不住的笑。还是那个护士进来示意自己不要动,然后去找医生。

然而医生却不再有那双好看的桃花眼,医生不姓张。医生告诉自己,不可以喝酒。

“龙哥,在想什么呢?”

“小樊,你有没有做过三重梦?”

“三重梦?是连续的三个梦吗?唉,龙哥你是做这种梦了吗?”

“嗯,我想是吧。”

“我应该也做过吧,不过应该说是双重梦,我记得有一次我梦见自己在吃牛肉丸,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吃的是鱼丸。再醒来才知道自己在吃手指。”

“那你有想过去吃牛肉丸吗?”

“啊?啊……有啊,那你不是你请我的嘛!”

直到现在才明白,甜蜜的葡萄酒之所以份量比伏特加多,是因为它所制造出的甜美的梦境是人最向往的。少量的伏特加,更多的是过度口感,让人接着品味最后红酒的香醇,或是平淡。平平淡淡的却更接近现实。

最接触现实的第三层梦境,终究不是现实。不管它的后劲是多么大。

一个月了,这其中经历了太多。许昕醒了,一脸茫然,万分无辜。马龙知道车祸的事情和自己脱不了关系,每天送许昕这送许昕那儿的。许昕被马龙的转变吓得不知道该干什么,还以为一场车祸给他脑袋装糊涂了。

马龙即使尝试着回想张继科,却不知道从何想起。但张继科像是一个死结,一直扣在马龙的心坎上。 马龙终于下定决心再次去到个酒吧,却发现根本没有一个叫张继科的酒保。

所以梦境,终究还只是梦境吗?

马龙摇了摇头,走出了酒吧。

此时迎面撞上的是一个头戴黑帽的男性。男人压了压帽子,很有礼貌的道了歉。深沉的低音炮渗入马龙心中。

“张……张继科?”

男人摇了摇头转身准备离开。

“我叫马龙,性别男,是个普普通通的小白领,这几天我梦见了一个男人叫张继科。我发现我很想了解他。”马龙说的很大声。

男人顿了顿脚步,转身拿下了帽子。

“我叫张继科,性别男,是个普普通通的酒吧店长,我喜欢上经常来我店里的一个客人,他叫马龙。有一天我给他调了一杯酒,却意外的灌醉了他,后来我听说他出车祸了,我每天跑医院,却始终找不到他。”

“那真的好巧,我也叫马龙,来过你的酒吧喝过酒,也出了车祸。那么你介意这个马龙做你的男朋友吗?”

“介意,因为我想娶他当老婆。”


end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感谢 @十九姑娘 一直忍受我的唠叨🌚

求评论告诉我你看懂了......让我有点自信😭

评论 ( 2 )
热度 ( 50 )

© 十九澜孩 | Powered by LOFTER